這些地產商與主政者構成“共榮”關係。地產項目改變城市面貌,為季建業帶來政績,也為地產商帶來不菲的收入。在“共榮”的背後,還隱藏著“互惠”關係。知情人透露了部分地產商和季建業間的利益輸送關係;記者調查也發現,朱天曉等三人一路“追隨”季建業升遷軌跡,項目從揚州做到南京,承攬的政府項目都有季建業參與和操縱的痕跡。(11月21日《新京報》)
  作為十八大後第九位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季建業的“離去”再次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註。隨著中紀委調查組對案件調查的不斷深入,關於這位“拆建大師”的諸多違規行為也逐漸浮出水面。其中,工程項目方面的違規行為成了案件的最大“亮點”:利益輸送不但促成了季建業與地產商人間的“合作共贏”,讓“紅頂商人”興風作浪,更出現了“商人、項目跟著官員跑”的怪異現象。
  我們常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商人經商,無非就是要最大限度的獲取經濟利益,但前提條件應該是遵紀守法、合乎規矩。作為手握國家權力的領導幹部,廉潔奉公、勤政愛民也應該成為其自我操守和工作原則,容不得絲毫的以權謀私、中飽私囊。事實上,公權一旦涉及官員自身利益,就極易迅速腐化變質,甚至異化成權錢交易的“惡性工具”,最終破壞社會公平、損害群眾利益。
  細觀季建業與在其背後“追隨”的商人,我們不難發現,商人“追隨”官員,追隨的並非是該地區較好的投資環境或是優越的政策支持,而僅僅是官員在“權力迷失”後所滋生的“腐敗游戲”。在這場“游戲”中,謀私、謀利成了重要目的,濫權、弄權成了重要手段,於是乎官員貪欲被無限放大、違規行為愈演愈烈,社會公平遭到嚴重破壞、人民群眾紛紛深惡痛疾,最終導致官員墜落貪污腐化的無底深淵、難以翻身。
  官員出現“權力迷失”,其根源還是在於其自身權力觀的扭曲與異化。他們把服務群眾的宗旨拋於腦後,把權力當做謀私工具,以至於在面對物質誘惑之時,“張口”、“伸手”成為必然。被異化後的權力觀,更像是生在思想深處的“毒瘤”,只要“權力血脈”暢通,“癌細胞”就會隨著血液流動而擴散全身,導致“腐化病”日益嚴重。此外,不法商人的主動“追隨”,無異於送上門的“肥肉”,這對於一些意志不堅、具有貪腐傾向的官員而言,無異於致命的誘惑。
  所以說,打破商人“追隨”官員背後的“弄權游戲”,關鍵在於匡正官員權力觀念、斬斷貪污腐敗利益長鏈。這個過程,既需要我們加大對官員的教育引導,促使官員樹立起正確的權力觀念,及時扭轉其扭曲異化的權力觀,也需要進一步完善連帶追責制度,讓行賄者同樣受到法律嚴懲,更需要讓群眾真正參與監督、說話有力,以此構築起系統完善的“權力之籠”,杜絕官員“權力迷失”,讓商人“追隨”不帶絲毫“腐氣”。
  文/清秋流箏  (原標題:商人“追隨”官員,源於“權力迷失”)
創作者介紹

眼前一亮

pl64plytu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