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兩會內外,網上網下,不止一人感慨:要想經營好企業,首先要“經營”好部門;“經營”好部門,必先“經營”好科長、處長。不少人把這種“經營”歸納為“處長經濟”“科長經濟”現象。在“休閑經濟”“網絡經濟”“服務經濟”新詞頻出的今天,“處長經濟”“科長經濟”算哪門子經濟綣獾攬簿烤褂卸嗄眩�
  遭遇
  項目審批三年終流產
  兩會上,一位來自東部沿海發達省份的全國人大代表講了一個故事,他所在的企業三年前準備上一個利用農作物秸稈生產燃料乙醇的項目。這是個新能源項目,是國家鼓勵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而三年多時間項目一直沒有審批下來。“國家曾把這個審批權限下放到了省發改委,可省發改委相關處長給我們的理由是,還要向上級請示,我們多次聯繫遭到無數次推諉,結果都一樣。”這位代表說,企業的生產線都試運行成功了,但是沒有批文,還不能生產,為了避免閑置,只能改生產別的產品。準備了三年多,投入了四五億元的項目,“說廢掉就廢掉了”。
  安徽省一家房地產公司負責人丁明安還遇到了科長作梗的事。企業在開發一個樓盤過程中,樓盤所在縣區中的一個科級單位領導不兌現相關承諾,原本沒有問題的房屋預售等常規手續,一直無法辦下來,最後公司不得不借高利貸勉強維持,債臺高築,幾近破產。
  怪象
  縣官不如“現管”
  傅企平代表說,縣城的小科長其實就是省里的處長翻版。“處長經濟”和“科長經濟”現象都有共性,那就是職位雖小,但處於權力運行的關鍵位置——雖不拍板,但具體經辦;雖沒有進入決策核心層,但在材料審核等方面絕對是“人微”而“言重”。
  “對有的處長、科長來說,吃拿卡要這一套他們運用得非常嫻熟,增加了企業的成本。‘八項規定’出台前送土特產現象流行,這些土特產大多數送給了科長、處長們。此外,節假日帶著七大姑八大姨到企業所在地,免費旅游、免費吃喝等都很常見。”一位來自農村的全國人大代表說。
  有的代表說,在科長、處長層面,有權力尋租,有人買,有人賣,還有行情和價碼,完全構成了一種獨特的“經濟現象”。江南控股集團總工程師黃作興代表認為,用民間話說,就是“閻王好過,小鬼難纏”。過去誰關係好,就給誰利益。現在行政審批環節少了,速度更快了,企業發展也更有信心了。
  警示
  有的“蒼蠅”猛於“虎”
  去年以來,國內數樁科、處長腐敗案件或事件,其貪腐數額之大讓不少人咋舌,讓我們來看一看他們“蛇吞象”的“大手筆”:
  1.2013年8月,曾任河南省教育廳財務處處長、審計處處長的馮哲,被法院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5年。其家產清單包括9套房產,其除受賄200多萬元外,800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2.財政部企業司綜合處原處長陳柱兵受賄案,檢方指控其2001年到2011年間利用手中掌握的國家專項資金管理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2400多萬元後為他人牟利,前不久被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
  3.陝西渭南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築管理科原科長侯福才利用職務便利成立公司,向前來辦理施工許可證的企業索取錢財,一個三線城市的“科長”6年非法斂財5000多萬元。今年1月17日,一審被判死緩。
  觀點
  權力末梢需加強監管
  翻開各地2013年查處的貪污賄賂犯罪大案要案,科級幹部、處級幹部占了相當大部分,其單個貪腐數額不比有的廳級幹部少。“上面很好,下麵好狠”,兩會代表委員認為,絕不能放鬆對這些權力末梢的監管。
  不少人認為,有的部門雖然權力很大,但實際上卻分解、掌握在幾個關鍵處室中,具體又落到了幾個“關鍵人”手裡,體制的漏洞需要儘快填補。
  面對當前權力下放的問題,重慶市巫山縣委書記何平代表認為,重大項目的立項也不能簡單地一放了之,不但要大力發展中介組織,還要建立獨立的第三方調查機構,不能再只是行政系統內部的“讓誰上誰就上”。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圖文:“處長經濟”“科長經濟”算啥經濟�
創作者介紹

眼前一亮

pl64plytu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